公告:身份證掛失步驟.1,點在線掛失,或者身份證掛失,2,填寫名字.身份證號碼資料.3,選擇你要掛失的地區,4,選擇你要刊登哪份報紙.5,確認提交支付成功.6,顯示證書,掛失成功
用戶名: 密碼: 驗證碼:  記住密碼 忘記密碼  注冊

上海(全國)

15
logo

登報熱線:

13585868360
13681972886
報社廣告部:趙老師

報紙刊例: 文匯報 上海商報 解放日報 新聞晨報 上海法治報 中國稅務報 新民晚報 勞動報 揚子晚報 天津日報 參考消息 法制晚報 中國商報 人民日報 更多價格 
聲明公告: 變更公告 歇業公告 上市公告 個人/公司聲明 拍賣公告 報喪/訃告 拆遷公告 股權轉讓 身份證掛失查詢 環評公示/通知 CNN掛失網微博 公司整套證件遺失 
13
14

詳細內容

石家莊造假騙官案再起波瀾 富商遺產不翼而飛

作者:admin888      來源:CNN掛失網      時間:2011-04-09

半島網3月3日消息 共青團石家莊市委原副書記王亞麗于3月12日,因涉嫌“造假騙官”和“侵占他人財產”被逮捕。但案情并未就此落下帷幕。

3月28日,王翠棉得知父親遺產價值4.5億的“金華”大樓現已變成“資不抵債”,而其認為這和未被控制的“金華”法人代表王曉冬涉嫌偽造賬目和資產證明有關。

記者在調查中發現,王曉冬也和王亞麗存在一定關系,其有“非法變更公司法人” 之嫌,由于王曉冬控制“金華”,也為王亞麗阻止王翠棉等人繼承遺產而提供便利。王亞麗還涉嫌利用原市委書記批示,阻止警方對遺產案開展調查。

目前有人反映,負責辦理遺產案的衡水公安局主要領導有包庇王曉冬之嫌。王翠棉已將此情況舉報至專案組。

3月25日,王翠棉再次陷入不安。

她從朋友處得知,在衡水市看守所里的王亞麗通過警員向外傳話,“金華公司即使落到王翠棉一家手里,最后也是個負債累累的空殼”。

王亞麗,共青團石家莊市委原副書記,涉嫌偽造簡歷謀取職務;并冒稱富商王破盤之女,與富商子女王翠棉等人爭奪遺產———價值4.5億的金華停車服務中心(簡稱金華公司),遂被中組部和省紀委調查。

河北省紀委于3月12日宣布“王亞麗案”的調查進展,稱王亞麗以不正當手段謀取職務的問題基本查清,并發現其涉嫌職務侵占,已被依法逮捕。

王翠棉曾為這個消息深感欣喜,原以為王亞麗所制造的遺產爭奪案也很快能正本清源。但王翠棉3月25日聽到王亞麗的傳話后發現,她把問題想得過于簡單。

隨后,一個更令王翠棉不安的消息于3月28日傳來。

金華公司原會計電話告知王翠棉,其父王破盤的金華公司欠債1.2億,已屬于“資不抵債”。

王翠棉說,當時聽到這個消息,她蒙了。

數億遺產被“做空”?

王曉冬提供資產證明顯示,價值原為4.5億的“金華”大樓縮水為4083萬,債務增至1.2億

賈玉紅是金華公司的原會計。當她3月28日從河北華誠律師事務所處,聽聞“金華”負債1.2億時,反應和王翠棉一樣,也蒙了。

這名28歲的年輕姑娘與富商王破盤同居8年。據她介紹,在王破盤去世前,他們每周都要核一遍公司賬目,“當時金華停車服務中心大樓共負債5900萬元。”

3月28日,賈玉紅接到華誠律師所電話,得知該所受省紀委專案組委托,正在核查金華公司賬務,并邀其查看賬目有無出入。

“那本賬我一看就知道是假的,說欠了誰多少錢,只有數字,沒有欠條、合同、收支單據等任何憑證。”賈玉紅說。

賈玉紅還從律師所處得知,該賬目是金華公司法人代表王曉冬提交。王曉冬是繼王破盤去世后的法人代表。

記者致電王曉冬。王承認,專案組手中的金華公司賬務是其經手,“欠債很多,但都是2008年8月8日之前(即王破盤去世前)公司所欠,與我沒有關系”。

田崇武并不認可王曉冬的說法。

田是金華公司的副總經理,主管金華停車服務中心大樓的施工,也熟悉公司賬目。3月28日,他陪賈玉紅去華誠律師所看賬,發現王破盤去世后,仍有賬務發生。

田崇武說,那份賬單顯示,金潤公司和宇通公司分別于2008年8月至今,為金華公司墊付450萬元和650萬元。

“而金潤董事長張魯是王曉冬朋友。”田崇武說,他不知道這些錢用于什么地方,賬單上也沒有欠債憑證。

令田崇武和賈玉紅更吃驚的是,王曉冬向專案組提供的“金華公司資產說明”稱,“2008年底,金華停車服務中心大樓評估價值僅為4083萬……已資不抵債。”

“2008年,王總去世前,請評估公司為大樓估值,”賈玉紅說,當時估值達4.5億。

該大樓位于新華路66號,地處商業核心圈,占地10畝,樓分九層,建筑面積近3萬平米,多為商鋪。

石家莊一地產評估人士認為,該塊地出讓金現已超1億,以附近商業用房每平米2萬均價來看,該樓估值應不在4億之下。

記者就金華公司資產和債務向王曉冬核實。王說,“公司究竟欠多少債,應以專案組的調查為準”。

法人代表被指不合法

王曉冬令報社刊登“金華”執照丟失公告,領新執照后成為新法人代表;警方證明執照從未丟失

“為什么王曉冬提供的公司資產狀況和原財務所說,相差如此巨大?”王翠棉感到不明所以。但這更加強王翠棉對王曉冬作為公司法人代表合法性的懷疑。

在記者調查中,公司的賈玉紅、田崇武以及常務副董事長韓志友均表示,“王破盤去世前,從未聽說過王曉冬”。

王翠棉追查過王曉冬成為法人代表的過程,發現疑點重重。

2008年8月8日,王破盤忽然病逝。賈玉紅和王翠棉等家人將其遺體運回老家無極縣,下葬。8月14日,賈玉紅等人仍在無極縣忙碌時,《石家莊日報》刊登一則公告,“金華停車服務中心營業執照正副本丟失”。

也就在同一天,石家莊市工商局下發“金華”新營業執照,上面的法人代表不再是王破盤,而是王曉冬。

記者獲得新華區公安分局出具的證明顯示,金華公司公章、營業執照正副本等自2008年8月8日起就已存放在工商銀行石家莊石崗支行的保險箱內。

“這說明營業執照從未丟失。”心生疑竇的王翠棉在2008年9月下旬,去石家莊日報社,調出刊登公告時所留唯一憑證———一份由石家莊工商局開具的證明。

證明內容為,“河北金華停車綜合服務中心的營業執照正副本。丟失”,證明明顯被涂改。

證明原文為“河北金華停車綜合服務中心通過2007年度年檢,換發新的營業執照正副本。”而“通過2007年度年檢,換發新”等字樣被劃去,并在原句號后寫上“丟失”二字。

按規定,刊登營業執照丟失公告,公司須出具證明,且要蓋上公司公章,隨后才能憑公告去工商局辦理新營業執照。因此,無公章便無法刊登公告。

而如今報社怎么憑借工商局出具的證明———且還被涂改過,就為其刊登公告?王翠棉就此詢問報社相關領導,“當時報社拒絕回應,只是稱誰涂改證明誰應承擔責任。”

王翠棉從報社另一領導處了解到,報社起先拒絕刊登此公告,后市委宣傳部有領導來電,公告才得以刊登。

記者向該報社廣告部主任李斌(音)核實。李表示,“金華公司提供了市工商局外資處公章,我們只看公章,至于證明真假我們無法鑒定。”

王翠棉此后又去石家莊工商局,發現該局出示的兩份金華公司提請變更法人文件也有疑點。兩份文件分別是“解除王破盤原金華公司董事長身份”和委派王曉冬為“金華”董事長兼法人代表,日期均為“2008年7月16日”。

王翠棉說,7月16日父親在北京住院治病,怎么會解除自己的董事長身份?

記者獲得“金華”那年8月5日的“企業納稅申報表”,表中的法人代表欄簽名還是王破盤。王翠棉說,“這說明那時他還在主持工作。”

遺產被控制背后

王曉冬和工商局齊志剛控制公司股東名冊,富商子女無法繼承遺產;兩人皆為王亞麗朋友

王翠棉開始被一系列關于“王曉冬”的問題困擾,“王曉冬是誰?”“她為何要進入金華公司?”但事態的發展很快讓王翠棉看清答案。

成為法人代表的王曉冬,迅速“控制”了金華公司一切資料。

2008年8月18日———王曉冬成為法人代表的第5天,其去新華區公安分局刑警三中隊報案,稱公司會計賈玉紅攜公司款項、印章和營業執照私逃。

隨后警方以涉嫌職務侵占逮捕賈玉紅,并查抄金華公司辦公室、賈玉紅與王破盤的同居住所,搜走包括股東名冊、出資證明等全部文件,后又從工商銀行取走公司營業執照和公章。

2009年9月3日,賈以職務侵占罪被判刑10年。今年2月5日,二審開庭,賈被無罪釋放。

“我確實掌握著公司最重要的資料股東名冊、營業執照等。但我沒潛逃。”賈玉紅說,2008年8月18日之前她和王翠棉等人一直在處理王破盤喪事,8月18日聽說警方來找,便自己去了警局。

而王破盤子女發現,公司所有文件掌握在別人手中后,他們根本無法繼承父親遺產。

王翠棉和兄長王中信找過警局索要股東名冊,“警方要我們去找新法人代表王曉冬。”

王翠棉又去石家莊工商局調取原始股東名冊,想以此證明父親占有公司80%股權。但工商局回復,因辦公室搬遷,股東名冊找不到了。

記者從該工商局企業注冊分局局長白建軍處了解到,公司的股東注冊其實是被工商局副局長齊志剛調走。

在調查中,王翠棉發現無論是齊志剛還是王曉冬,其背后有個共同朋友:王亞麗。

王翠棉從“金華”副總田崇武處得知,2008年8月18日———賈玉紅去警局當天,田也趕去警局了解情況。

“在警局我看到王亞麗。”田崇武說,當時王亞麗指著王曉冬介紹說,這位王總在公司投資了3000萬,“那是我第一次見到王曉冬。”

隨后,在2008年冬天的某一天,王翠棉看見齊志剛和王亞麗在一起吃飯,便明白了所有內幕。

“王亞麗通過王曉冬控制公司現有資料,通過齊志剛控制公司原始注冊資料。”王翠棉說,難怪兄長王中信有一次在新華區公安局遇見王亞麗,“王亞麗說,你能找到證據,這個公司就是你們的,找不到證據,一分錢也別想得到。”

問題法人屢“告”不倒

知情人稱,新華區警局不立案調查王曉冬,與王亞麗行賄有關,相關人員已被查辦

王翠棉等人在2009年5月18日,試圖通過法院訴訟途徑,完成父親公司股份的確權和繼承。但失敗了。

因為金華公司向法庭提交的股東名冊顯示,股東肖和利持股60%、周東風持股20%,薛立新持股20%,“王破盤只是被聘請委派的公司執行董事,并無實際股份。”

記者從工商局企業注冊分局局長白建軍處了解到,公司原始股東名冊記錄的是王破盤持股80%,薛立新持股10%,周東風持股10%,股東中并無肖和利。

王翠棉尋訪了可能了解王亞麗的各種人員,掌握以下信息:

王亞麗原名“丁增欣”,無極縣人,曾是父親王破盤的同居伙伴。而金華公司提交股東名冊中的3名股東,皆和王亞麗有一定關系。薛立新是王亞麗的丈夫;周東風則是王亞麗(即丁增欣)的姐夫;肖和利是周東風同村的幾十年好友。

王翠棉先從“狀告”王曉冬入手,她向新華區公安分局報案,稱“王曉冬非法變更金華公司法人,涉嫌侵占他人合法財產”。

警方未予立案,理由是“王曉冬行為不屬于違法犯罪行為”。新華公安分局局長康云良表示,“金華公司的法人代表變更,這是工商局的事,營業執照上就是她的名字,要查只能工商來查”。

王翠棉遂向市工商局舉報王曉冬在申請新執照時涉嫌偽造公章。

工商局的回復是,“本局不具備企業公章真偽鑒定的技術手段,建議舉報人到公安或司法機關去申請鑒定。”

王翠棉在公安局和工商局間往返跑數十次,均無果。

石家莊工商局一內部人士表示,他很理解王翠棉為何總是無功而返。據他透露,今年1月,專案組在齊志剛家中查抄到80多萬現金,并找到已涂改過的公司檔案,其中王破盤被涂改掉了。

記者從一名接觸過專案組的人士了解到,辦案人員已查實齊志剛收受王亞麗巨額現金,其已被檢察機關批捕。

該人士還告訴記者,新華區政法委書記王瑞征已被專案組控制;新華區公安分局刑警大隊大隊長趙玉虎涉嫌收受王亞麗15萬元賄賂,其負責主管新華區公安分局刑警三中隊,賈玉紅職務侵占案是其一手主辦。目前兩人正處于取保候審階段。

領導“批示”的微妙作用

王翠棉與王亞麗互指對方冒稱富商女兒,雙方舉報信都得到市委領導批示;但調查仍無法進行

王翠棉開始將王亞麗偽造簡歷、冒稱他人子女等事寫入舉報材料,投向各政府部門,市公安局、市委、市委組織部、省紀委……3個月內寄出140多封舉報信,跑了數十趟機關,得到的答復均是“正在查”。

2008年10月,王翠棉和姐姐王翠攬到市委組織部舉報,“當時相關負責人表示,上級領導已打了招呼,任何人不能查看王亞麗檔案,你反映的情況會調查。”

她們又去市糾風辦舉報,“負責人說管不了,稱王亞麗是處級干部,我們是處級單位”;又去省糾風辦,“當時一

財恩公司旗下網站: CNN掛失網  財恩廣告  報紙廣告服務社  CNN登報網  媒體廣告  財恩分類網  財恩網絡  財恩科技  報紙刊登網 

滬公網安備 31010702001360號

滬ICP備08013203號
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TEL:13585868360
身份證掛失QQ群
168858338 
X
掃描下載手機客戶端
或點此下載手機客戶端
 
海南环岛赛分组